创业青年如何“活”下来

 

    “e世界”关门了,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市副市长程红却没有对此表现出太多惊讶。“新兴业态的出现,肯定会对传统业态有挤压。”她说。

  在有“中国硅谷”之称的中关村,“e世界”曾是很多人购买电子产品必去的商铺楼。

  “我的第一台电脑还是在那儿买的呢!当时还挨了宰。”回忆起刚来北京时去“e世界”买电脑的经历,方华(化名)至今心有余悸。

  “一进楼门就被一大帮人围住,拉着我说上这家看看吧、上那家看看吧,但最后推荐给我的电脑,根本不值那个价。”虽然现在说起来,方华还很气愤,但得知“e世界”关门的消息后,这个1米9高的大小伙儿,还是有点吃惊。

  不过,很快,他就给“e世界”的关门找了个理由。“也是,现在都在网上买东西了,谁还去那些地方?”

  这也正是程红认为商铺关闭合乎情理的缘故。

  然而,“e世界”的关闭不只被看作商铺关张,还被看作是旧式创业时代的式微。随着旧的业态被逐渐取代,新兴业态崛起,青年创业者的机会又在哪里?

  不少创业大佬将目光投向了移动互联网。全国人大代表、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就认为,移动互联网时代是跟社交捆绑在一起的,将来还会有更多新的、垂直领域的移动互联网产品出现,这些都可能创造出更多的创业空间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新东方科技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甚至认为,移动互联网给创业者提供了一片蓝海。越来越多青年人才的加入,让移动互联网充满更多无限可能。

  但在程红看来,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、全球经济的复苏,市场的需求并没有消解,业态的更替,不过是换了一种渠道存在。能否抓住市场需求,才是制胜的关键。

  “市场是永远有需求的,只是作为供给的一方,要能把握这种需求,适应这种需求,从而开发适当的产品和模式来满足这种需求。”程红说。

  2014年被称为深化改革元年,在这位分管工商行政管理的副市长眼里,过去一年,最让青年受益的改革举措,就是商事制度改革。

  “现在,只要有一个基础的登记,你就能创业了。”程红说,改革激发了市场活力,老百姓不用再像以前那样,非得够多少资本,才能干得了事。这无疑给那些有志于创业的青年降低了门槛。

  “青年最大的特点就是有创造力,但碍于手头现金资本少,很多人无法实现梦想。”程红介绍,按照新的商事制度,注册后,就可以在比较宽泛的范围内选择做一些市场上比较适应的产品。“经营方式放开了,没有那么多限制,市场的活力也就自然被激发出来了。”

  程红还清楚地记得,改革后的第一块新版工商执照,发给了清华大学搞3D打印机的3名学生。当时,一切刚刚起步,但在颁发工商执照7个月后,程红再去回访时,他们已经投入生产。

  “把他们的设计开发成模型,可以用来做玩具。”程红看到,小孩子画个动物、植物,3D打印机就可以把它们变成立体的。“直接就打出来了,还是彩色的,非常好。”

  创业是市场主体之一。程红认为,得益于商事制度改革,更多的年轻人有机会进行经营和创新,正因如此,去年一年,创业者的数量增长非常快。

  不过,程红也提到,并不是每个注册的公司都能在最后获得成功。

  面对汹涌而来的创业大潮,俞敏洪就更看重创新。但遗憾的是,过去一段时间,他看了500多个创业项目,最终投资的只有30多个。

  “不少项目是‘抄袭拷贝’,富有创新元素的仅有5%,而其中真正创新的只有1%。”俞敏洪说。

  “市场就是这样,会有各种各样的变数。”程红目睹过一家家新生企业成长起来,也目睹过另一些新生企业没能存活下去。

  “核心还是要密切关注百姓的需求、市场的需求。”程红认为,按照需求来设计自己的产品,运营自己的模式,这才是根本。“比如都是在做流通业,你用传统的方式,也许就不太成功。但如果搭载互联网,创新营业模式,就很有可能成功。”

  一群年轻人的创意,曾让程红眼前一亮——每天给CBD的白领配送新鲜水果。

  水果尽管量不大,但品种全、包装亮丽、配送及时,深受CBD白领们的喜爱,销路一下子就打开了。程红觉得,这个创意之所以能成功,就是因为创业的人很好地研究了消费者的需求。

  “他把这个市场需求细分之后,把握准了,再通过这个群体比较熟悉的网络做推介,通过网络平台搞定制,就成功了。”程红借此强调,创业者一定要把握好时代发展的脉搏,了解消费者的需要,这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是最根本的。

  程红也认为,互联网经济现在是非常有活力的。“包括像网上的零售等,增长速度都非常快。”

  她向记者透露,前几年,北京都是翻倍增长,去年增长的速度虽然放缓了,但也达到了69%的增幅。她认为,互联网经济发展潜力大、空间大,速度也相当迅猛,是很多产业都可以借鉴的一种模式。

  但程红提醒说,互联网模式只是一种工具,不是一定就可以成功,还要和综合的业务配套。“选择正确的技术、正确的产品、正确的模式,才能确保创业全面成功。”

  这位目睹过不少创业者起起落落的女市长,对青年还是充满了希望。

  “任何时候,青年都是最具活力、最具创新力的,这是规律。”她说。